新疆
各地州

新疆300年「香妃掛氈」謎團難解

热度110票  浏览579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10月20日 11:48

    

(掛氈歷經歲月滄桑,但氈上的文字依然清晰如昨。記者王辛鵬 攝)

  

一幅距今至少300年、長178厘米寬53厘米、純羊毛手工編織的掛氈出現在新疆烏魯木齊市,並以其繡於「真主之上」的神秘文字難倒了新疆乃至內地諸多知名大學的教授、專家、學者,清真寺的大阿訇、大毛拉,以及幾代從事地氈生意的商人。該掛氈的所有權人、烏魯木齊市市民王維忠日前表示,希望通過本報,求教國內外更多的博學之士以破解這一謎團。

 

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辛鵬 烏魯木齊報道 

 

今年4月,王維忠正式從離世的父親手上接過這一「傳家寶」。與掛氈一起的還有兩部稻穀材質作封皮、棉花紙作內頁紙張的阿拉伯語手抄本著作,一串瑪瑙石念珠,一個宗教活動用的銅盆。 

王維忠說,老早以前他就知道家裡這些傳家寶,以往家庭內部進行宗教活動時也會把掛氈拿出來給親友們看。從小到大,最讓他好奇的就是繡在掛氈最上方的神秘文字。多年來,他拿照片請教清真寺的大阿訇、大毛拉,疆內以及北京、西安、上海、南京等內地知名大學的教授、專家、學者,甚至幾代都從事地氈生意的維吾爾族商人。他們當中或有深厚的宗教學養,或精通阿拉伯文、波斯文、古突厥文、古察合台文等多種語言文字和歷史,或對地氈有豐富的閱歷,但都不能對掛氈上的神秘文字予以鐵口直斷。這倒更激發起王維忠的好奇心。 

與香妃家族有淵源 

經過多方找尋求證,王維忠得知自己手上這幅掛氈擁有至少300年的歷史,來源於今天的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撒馬爾罕地區,是伊斯蘭教奈格什板丁耶教團傳教憑證物品,手抄本經典亦為該教團蘇菲道堂遺留下來的阿拉伯文古籍。最重要的,是這塊繡有神秘文字的掛氈與清代乾隆時期著名的香妃家族有著不解之緣。 

1759年,清王朝在新疆平定了大小和卓(指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後裔)叛亂之後,邀請在平亂過程中給予幫助的和卓後代及地方伯克(領導)共126人進京接受封賞。香妃(乾隆皇帝容妃,本名「和卓·伊帕爾汗」,維吾爾族——記者註)所屬的圖爾都家族便是其中之一,她的五叔額色尹、哥哥圖爾都分別獲封為輔國公和一等台吉(僅次於輔國公的爵號)。為與清王朝聯婚友好,圖爾都送時年25歲的妹妹伊帕爾汗入宮,成為乾隆皇帝唯一的穆斯林妃子。 

當時,香妃住在寶月樓,即今天位於北京西長安街上的中南海新華門。其對面的東安福胡同便是當年乾隆皇帝安置和卓一行的維吾爾街區,後稱「回子營」或「回回營」。為了便於這些穆斯林進行宗教活動,乾隆皇帝於1763年下詔在此修建了一座清真寺……

清真寺物品流入民家 

歷史的車輪進入1912年,清王朝瓦解。袁世凱入住中南海後,因嫌對面清真寺每日五次的唱禮聲影響其休息,遂命令士兵將清真寺拆除,維吾爾街區也逐漸走向衰敗。當年那些和卓的後代或遷到農村居住,並將民族成分改為漢族,或三五結伙返回新疆,其中亦有在路上(如蘭州)「隨遇而安」,不再回疆的。 

王維忠說,在漫長的遷徙過程中,他祖上的民族成分也改成了回族,但從當年中南海新華門對面清真寺裡帶回來的「香妃掛氈」及手抄經典等宗教物品,卻作為「傳家寶」一代代地流傳了下來。當年文革「破四舊」的時候,王維忠的父親更將這些「傳家寶」放到皮箱子裡,外面撒上石灰深埋地下。 

歷經時間的摧殘和歲月的蹂躪,兩部手抄本的稻穀裝外皮已有明顯破損,繡有神秘文字的掛氈看上去卻歷久彌新,無論是色澤還是上面的文字都清晰如昨。

神秘文字置「真主之上」 不可思議

據王維忠介紹,這塊掛氈大致可以分為上中下三個部分,中間狀似彩色桃子的部分,是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名字的阿拉伯文變體字。上方穹頂狀白底黑字部分裡的文字也是阿拉伯文,意為「至仁至慈的主」。 

眾所周知,在伊斯蘭教義裡,真主最大。所謂「萬物非主,惟有真主」。什麼樣的文字竟然置身於「真主之上」?這句文字又蘊含著什麼意思呢? 

在王維忠拜訪或求教過的專家裡,唯一給出謹慎解釋的是一位從日本留學回來的維吾爾族學者。他說右手第一個單詞(阿拉伯文、維吾爾文等文字是從右往左讀——記者註)貌似伊斯蘭教黑山派首領伊斯哈格的名字,整句話看似「伊斯哈格是真主的密友」。然而,這樣的解釋讓王維忠都覺得不可思議,學者亦說不出更詳盡的來龍去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香港文匯報新疆分社
電話:(0991) 2301532 (0991)2301053 13909917682 傳真:(0991) 2301053 郵箱:xjwwp01@163.com